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8/19(六) 20:00,Blue Box 。


『小流行民謠團體。上班族。愛聽老歌,喜歡做夢和脫逃, 相信世界上的熱情與真心。認真體驗生活裡尋常的美好與殘酷 創作的歌受民歌時期復古旋律影響, 分享生活的各種樣貌,和我們所關心的人事物。希望能陪著大家在悽慘無邊的現實裡尋見清新沉靜的安慰與光。』



這個周六穆勒的老朋友【Blue Box】又要來到穆勒表演了!開心開心!有聽過Blue Box現場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雖然他們平日的身分是上班族,但對聲音、表演乃至到器材都相當細緻用心呢!如果有朋友還沒聽過的,請放心,絕對會是個舒服享受的夜晚!



除了在穆勒的吧檯上聽過Blue Box,印象在好多年前噪咖的樂樂聚也聽過一次他們現場。當時在最後一首歌的時候,看到他們正在尋找貝斯與鼓手。經過幾年後看到他們如願找到了新成員,讓整個編制變得更加豐富完整,真的很替他們感到開心!猜猜如何,這次Blue Box就即將以四人編制的形態出現在穆勒,聽完了四人編制的【樹說】,實在很期待可以趕緊聽到星期六晚上的現場呢!



這個星期六晚上,八點開唱,低消入場;歡迎打賞了!無論是老朋友還是新朋友,一起來看看發展得越來越成熟完整的Blue Box吧!大家星期六晚上穆勒咖啡見!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8/18(五) 20:00,恩恩。


本周將出沒於穆勒的表演者是【恩恩】,一位時而拿著烏克麗麗;時而拿著吉他自彈自唱的表演者。說實在,能夠自彈自唱的表演者其實不少,但能把吉他彈好;而不是只為了伴奏的表演者,其實就不多了。恩恩就是將吉他彈的不錯的表演者,每次聽到吉他好聽的自彈自唱都會覺得很開心!就像下面這首恩恩自彈自唱的【天天想你】。



『烏克是彈唱的啟蒙,學習吉他兩年,喜歡與吉他好朋友輕鬆聚會彈唱,隨性地跟著譜彈些不一樣的律動,偶爾加入簡單的木箱鼓和沙鈴節奏,音樂讓我們快樂!很久沒有一件事情能夠讓自己感到熱血沸騰,而吉他就是我27歲時相見恨晚美麗的邂逅。自從為了抽獎錄歌參賽,養成了每個月錄一首歌的習慣,即便生活與工作再忙碌,仍然堅持了兩年,這段期間紀錄了吉他的成長歷程,也看到自己的進步,更分享了我的喜悅給身邊的親朋好友們。謝謝讓我在27歲遇見你,謝謝你帶給我的快樂,也謝謝因為你讓我認識了更多的你們!』



『曾經辦過一場小小的音樂會,觀眾都是自己熟悉的好友,至今仍未大方地在陌生人面前演出過。是否會有人因為我的音樂和歌聲停下腳步聆聽?甚至在感受音樂的溫度後透過眼神和表情讓我感受到最直接的互動與反饋?期待能夠感受透過散播音樂帶來回饋的感動。』

喔喔!有點難想像吉他與歌聲功課做得這麼扎實的表演者,竟然未曾在陌生人面前演出過!?那麼希望穆勒這一場會是【恩恩】不錯的起點。以往沒有聽到已經算可惜了,這個星期五不來就真的是可惜了阿各位!星期五晚上八點,低消入場;歡迎打賞囉!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第十四期《音樂開始的地方》誠徵駐店樂手!

(圖/Yusaka淞雅 現場演唱紀錄)

《音樂開始的地方》開始徵求第十四期駐店樂手!

 我們知道你需要一個舞台。不是需要一個舞台來自我表現或炫耀,而是需要有一個空間把自己觀察到、感受到的呈現出來。我們知道你需要這樣的經驗......走出房間,透過音樂和人們交流。或是不管你有多少演出經驗,你可能也需要這樣的空間,可以自在地做自己,彈自己想彈的,唱自己想唱的,回到音樂的開始之處,分享。

 《音樂開始的地方》演出不售票、表演者也無演出費,開放現場觀眾自由打賞,打賞收入全歸演出者。聽者可能專程也可能不是特地前來聽演出,也可能來來去去。希望透過這樣的演出型態,也希望透過穆勒的空間氛圍,可以提供表演者和觀眾一個全然不同的分享空間,讓所有的交流與發生都更自然而自在。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8/11(五) 20:00,蕭圓。


『蕭圓,全職音樂工作者。寫詩、寫歌,從本科飲料咖啡調酒到一頭埋進音樂裡,好像什麼都會,又好像其實什麼都不會。喜歡彈純木吉他演奏曲,偶爾又喜歡彈彈唱唱,生活充滿矛盾與自我詮釋著。常常想著沒有被人記得過,就不會被人忘記;但在某個角落希望你能傾聽我片刻,即使只是一首歌的時間。』


『一年前幸運受邀於友人一同在穆勒咖啡演出,一年後若有幸再回到同個位子、同片視野,我想獨自分享給同個穆勒、不同的聽眾。依然青澀,卻仍然真誠。』



提到蕭圓之前在穆勒表演過的演奏曲,立刻就想起當時在吧檯上忙碌著焦頭爛額,而表演舞台緩緩飄來吉他彈奏的聲音,當下情緒被緩緩安撫下來的感覺。如今很開心蕭圓可以再次來到穆勒表演,尤其又是以獨自的身分!無論是創作曲或是吉他演奏,都忍不住期待起,這次蕭圓會用吉他帶給穆勒一個什麼樣的夜晚呢?

最後再來聽一首蕭圓創作【繁星】
各位,這個星期五晚上八點,低消入場;歡迎打賞。我們穆勒咖啡見:)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8/05(六) 20:00,1st EP《Taipei》 發行巡演 ,Miss wei 魏 郁。


_

第一張單曲,是城市系列的開頭
在每個城市寫出的不同的歌,彷彿幫我凝結了當初的時間

無論你怎麼理解,我的歌就是你理解出的那個樣子

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你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在城市中發酵、膨脹或碎裂

然後變成紀念

_


本週六夜晚
發行首張EP《Taipei》的Miss wei 魏郁
將出沒穆勒咖啡
展開他的發行巡演


Miss wei 魏郁的音樂長成什麼樣子呢?
真的好喜歡下面這首【所在】
簡單乾淨的吉他搭配輕柔溫暖的歌聲


在這城市裡傷心的、狂躁的靈魂們
彷彿都能暫時喘口氣
好好地聆聽聆聽
好好地療癒療癒自己





不知道諸君是怎麼想的
但穆勒能有是這場發行巡演的其中一場
實在太好了!


最後來聽聽另一首【閉上眼睛】
在台北城生活的朋友們
星期六晚上八點
來療癒療癒自己吧!


低消入場/歡迎打賞
現場販售EP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8/04(五) 20:00,田蜜與葉采軒。


這周【音樂開始的地方】將出沒於穆勒咖啡的表演者,是【田蜜與葉采軒】!這兩位年輕的表演者會帶來怎麼樣的音樂呢?不必囉嗦,直接聽聽比較準確了~



我是田蜜,師範大學二年級的學生,個性活潑、隨和但比較慢熟、有一點選擇障礙。會開始唱歌是因為高中踏入熱音社,采軒也是當時的學妹,同時我的妹妹又是采軒的學妹、我的雙胞胎弟弟則是另一間男校熱音社的主唱。從此以後我的生活就被音樂包圍,也幸運地擁有很多同樣興趣的朋友。
我喜歡的音樂類型很廣泛,搖滾、流行、電音、饒舌到金屬都有我愛聽的,目前為止只討厭power metal吧。而我認為一個人可以有很多樣子,也不希望自己被侷限。今年開始磨練自己寫歌,夢想是想成為創作歌手。
我一直在尋找一個自由的駐唱空間,有一點像街頭藝人的感覺。而穆勒看起來就是我所盼望的地方,可以在一個安靜舒適的環境唱我想唱的歌給大家聽。另外我也希望到穆勒可以練習說話,因為我覺得自己在台上若不是在唱歌就是處於尷尬狀態,觀眾應該一看就知道我很緊張吧。藉由整整一個小時的時間,希望能練習如何從容不迫地說出想說的故事。』

不要討厭power metal嘛QQ(雖然我也不太聽,哈哈哈)田蜜的歌聲聽起來很成熟穩健,聽得出來已經是個理解自己聲音的狀態。很開心看到田蜜正在嘗試創作的路上,創作什麼的最棒了!無論現在在這條路上的哪裡,穆勒都很開心能為成長路途上的其中一站呢!




我是葉采軒,是政治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從很小的時候就接觸音樂,也十分熱愛音樂。成長過程中,因為一股莫名的衝勁還有遠大的夢想,在高中的時候踏入熱音社,自此之後很幸運地遇到了很多很厲害而且經驗豐富的人、得到許多幫助,也因此讓我有動力繼續堅持在音樂這條道路上。
升上大學後,我更確信音樂是離不開我的生命的,所以我參與了很多舞台前的活動與擔任幕後,例如政大金旋獎、政大音樂節、還有外面的音響公司,希望可以藉此讓自己能夠學會更多事情,成為一個能讓人信賴的音樂人。
我一直很希望能夠增進自己的表演經歷,但我通常是以full band形式的電吉他手得身份演奏,所以對於雙人的不插電表演,不論是經驗上還有自信上都還不夠充足。我很期盼能在穆勒這個安靜舒適的環境中當作我踏出舒適圈的第一步,用我還不是很熟悉的表演形式帶給觀眾一個駐足的機會,不僅能讓我自己成長,也能在觀眾的人生裡留下些值得感動的片刻。』

喔喔喔喔!能有對音樂這麼有熱情的表演者,實在太好了。尤其願意深入到幕後,接觸音響器材這一點,可以感覺到葉采軒是玩真的。很好!很好!對於full band和不插電之間的差異,雖然我自己跟葉采軒的經驗是完全反過來,但相當明白在之中轉換演奏方式的困難。(所以有人告訴我「喔我彈木吉他的,所以我也會彈電吉他啦!一樣。」的時候,往往都會很想扭斷對方的脖子)無論對於葉采軒來說,現在的嘗試走到了什麼階段,穆勒一樣也很開心能是表演者成長路途上的其中一站呢!

至於這個星期五夜晚,穆勒有幸是這兩位年輕表演者,成長路途上的其中一站,而諸君是否也想成為參與這段成長的觀眾呢?別猶豫了!星期五晚上八點,低消入場!歡迎打賞拉!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7/28(五) 20:00,小調詩人YoTaKa。


『我是來自北投的詩人。
如果說創作是為了留下一些什麼,那一點也不為過;對我來說,寫下的東西已死,但又永遠活著,像過去一樣,我們都沒辦法再改變什麼了,但它就在那裡,一直都在。我試圖留下一些東西,好讓我能夠像翻閱相簿一樣回顧自己。或許人都是念舊的吧,又或許,只是害怕弄丟了回憶。
於是我們都想回到那個故鄉,那個看得見真實自己的地方;可我們都在生命裡流浪,我只是點亮琴聲指引方向。』

這周將出沒於【音樂開始的地方】的表演者,是印象中已來過穆勒兩、三次的詩人【小調詩人YoTaKa】。雖然我是個經常站星期五晚班的吧檯手,但就那麼剛好前幾次都未曾現場聽過他唱歌,只印象之前聽過阿提提到「這周有個有趣的傢伙要來表演喔!」

記得有一次,在YoTaKa表演結束的隔天,我問了一下昨晚聽過現場的夥伴「所以昨天的表演者如何?阿提說是個有趣的傢伙。」夥伴回答我「喔喔喔是個很妙的人!明明沒有有什麼人聲效果器,但有時聽到他低吟的時後,同時聽到如笛聲般清亮的聲音,又或著聽到彷彿密宗誦經般的低沉嗓音。很妙就是了!」

當下心頭一震。什麼?是呼麥(Huumii)和卡基拉(Kargyraa)嗎?當時自己剛好對蒙古喉音有濃厚的興趣,上班沒事就在那邊「淤淤淤」地亂練習,結果竟然有表演者會這個嗎?而竟然就被我這樣錯過了?

而錯過便是錯過了,這次終於有機會好好聽一下YoTaKa的音樂,發現驚喜不只之前聽到的。

口簧琴?間奏的片段似乎聽到口簧琴?這又是一個不亞於蒙古喉音的驚喜,過去錯過YoTaKa的表演,到底讓我錯過了多少東西?太有趣了!太有趣!

『每個今天都會與昨天不一樣。
穆勒,音樂開始的地方,於我而言又更貼切了一點。兩年前,我追著一個我很敬佩的人來到穆勒,開啟了我人生的第一場專場,用著陽春的器材、唱著別人的歌,把我的生澀留給了那時的回憶。「終於,我也到這裡了。你看到了嗎?」當時稚傲地想著。
兩年了,我仍然看著他的背影;但偶然回眸,卻也發現那天的我已經很遙遠。做過更多場演出、寫了更多首歌,做過實驗性的演出、唱過全創作場,對音樂又有更深入的了解與體悟,甚至也幫助了一些人開始了他們的音樂人生;像當年穆勒幫助我一樣。每個今天都會與昨天不一樣,時間微妙地漸變著;穆勒又辦了許多場精彩的演出、開了有意義的講座與課程,阿提哥當了爸爸,每個明天也都會與今天不一樣。
我想在往前走的同時,不忘看看,音樂開始的地方。』

比起YoTaKa提到自己詩人的身分,我自己更被他所謂『流浪者』的身分所吸引。音樂開始的地方已辦了十三期,其中再次出現的表演者其實不少。但像YoTaKa這樣,彷彿在記錄一場旅程,將整段帶狀時間意識為一場旅程的表演者不多。這對音樂開始的地方來說,是件值得珍惜的事情,並不是一個表演者來撒了泡尿便離去,而是同樣都走在路上的共感。

這個星期五晚上八點,我也不催促諸君來到現場了。這樣一個有趣的詩人、表演者、流浪人來到穆勒,究竟要選擇再次錯過還是前往就是諸君的選擇了,總之這次我人會在現場,哈!最後在聽聽YoTaKa的另一首歌【整個世界都停下來了】。

這周晚上八點,低消入場,歡迎打賞了!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7/21(五) 20:00,謝宗傑(阿宗)。


『我是阿宗,今年24歲.喜歡音樂,喜歡思考.常常有很多想法,但是又不知道要怎麼和人討論.然後就發現「咦!唱歌好像很適合我!」大學開始彈吉他,開始對著幾十個人彈唱,聊天.在這些場合真的可以感覺的到音樂的魔法,觀眾的情緒會一起隨著手上的和弦變換,會因為快拍子的音樂而亢奮,因為輕柔的樂句被安慰.有種藉著音樂,讓大家合為一體的感覺.喜歡這樣的感覺,希望能夠一直唱下去,藉著音樂讓全世界都沒有隔閡.
喜歡的樂風很廣泛,最喜歡台灣的音樂,最喜歡聽伍佰的歌,感覺伍佰的音樂和我很近,可以很輕鬆地在他的音樂裡享受.可能是因為一個人說走就走很方便吧,自己表演的時候就是一把木吉他彈彈唱唱,有時候唱累了也會彈一些Fingerstyle~(笑) 以成為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為目標邁進!』

本週【音樂開始的地方】將出沒於穆勒的表演者,是【謝宗傑(阿宗)】!恩...喜歡伍佰是嗎?不錯不錯!那跟穆勒蠻有緣分的。像是星期五晚上這種浪漫的時候,伍佰便是店裡播放清單的好選項之一呢!如果有表演者喜歡伍佰了話就更完美了,簡直一百分的星期五夜晚。.



阿宗的吉他彈得很細膩,也許是因為也彈Fingerstyle的關係?跟伍佰這樣豪放的歌曲搭載一起,有種意外鐵漢柔情的感覺。下一首是林強的春風少年兄,同樣可以感受到阿宗在編曲上的誠意,能聽到這樣用心的吉他真的很過癮呢!



『台北對我來說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常常在歌裡,文章裡看到的,從高雄坐火車半天就可以到的,但是從來沒有去過的城市.所以抱著試試的心情,一退伍就搬來這個一直很嚮往的都市生活.然後呢?然後他就死掉了...
就是突然發現,怎麼我的生活只有家,公司兩個地方方圓10公里,其他就沒有了,超級不健康!!對著一群人唱歌的畫面,好像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開始覺得怎麼樣都行,去外面唱歌給大家聽吧!希望可以在穆勒咖啡開始自己在台北的第一站,繼續唱歌給更多人聽!』

這個星期五晚上,會是一個怎樣的夜晚呢?我已經覺得無須再多猜測了。這是一個高雄青年要離開自己的舒適圈,拎著吉他來台北唱歌的一刻啊!穆勒有幸能成為第一站,那麼請諸君也不要遲疑了,就這個星期五晚上八點相見吧!低消入場,歡迎打賞了!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7/14(五) 20:00,Cigarfall掉菸樂團。


【警告:前一段會有大量皮箱自己的碎念,大家可以略過】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用我自己的語言就是「心中有某些東西死掉了」,發現自己越來越討厭木吉他;甚至更討厭拿著木吉他自彈自唱的傢伙。可是這樣好嗎?自己有是一個拿著木吉他自彈自唱的傢伙啊!而且目前在辦的【音樂開始的地方】,就是個木吉他頻繁出現的表演節目。其實好幾度我都帶著這種身心靈不合一的狀態,在面對自己與來【音樂開始的地方】的表演者。

直到【Cigarfall掉菸樂團】出現的時候,好像出現了有別於如此僵硬而二分的框架下,另一條比較鬆動的欣賞方式。看到儘管他們拿出的是較為Unplugged的編制,但一樣能達到類似full band那種有趣、細膩的效果。看到徵選信的時候有種一線曙光的感覺,「太好了!原來【音樂開始的地方】也可以出現這樣的音樂啊!」我這樣開心地想著。

哈哈哈哈!碎念結束!大家先來聽聽這周要出沒於穆勒的【Cigarfall掉菸樂團】,會帶來怎麼樣的音樂~

主唱百澤的歌聲中可以聽到有大量的情緒,彷彿在街上喝醉了,被朋友拉著但又想一股憤怒地衝出去大吼大叫的醉漢。而Cigarfall掉菸樂團細膩的編曲,卻不像是要阻止他的友人,反而是穩定而準確地讓他衝出去,好好發發脾氣。這就是我在前頭提到full band有趣而細膩的地方,不會只是讓其中一個能量十足的人暴衝,而是平衡而精準地將這股能量呈現出來。

接下來這首【沒人在乎】被他們自己說是首『黑暗的歌』,但寫些黑暗的歌很好!甚至我們需要多一些這樣黑暗的歌。因為如此可以更核心且誠實地去談,平常我們不透過音樂較難啟齒的受傷感。透過音樂這個介質,是很好的機會,放心地去講這些黑暗的事情。

『我們是掉菸樂團的主唱百澤和吉他手小安,從高中開始便一起合作,喜歡彈琴唱歌,目前皆是大學生,除了課業與打工外的時間,都花在音樂上,喜歡rock,folk等不同曲風,目前有在餐廳駐唱,擅長與觀眾分享故事和想法,與觀眾進行互動,人生最大的目標是讓全世界認識好的音樂』

這就對了!之前有聽到人家在說「跟自己玩的,是自爽;邀請他人一起玩的,是音樂。」能在玩自己喜歡的音樂,同時又能與他人產生某種連結,那就不枉費音樂是一個如此能夠勾動人並與人產生連結的玩意。

這周五晚上八點,透過【Cigarfall掉菸樂團】的音樂,來聽聽他們想講些什麼故事吧!並且給自己機會看看有什麼東西?會成為他們故事劇本中的其中之一。當天晚上低消入場,歡迎打賞表演者了!我們星期五晚上八點,穆勒咖啡見!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7/07(五) 20:00,Aden Chen。



我得承認這是我個人的好惡,但每次在徵選時,總會暗自希望能有會創作的表演者出現。如果看到樂於分享自己創作的表演者,都會有種挖到寶的開心。所以,聽到Aden Chen的創作時,真的有種「好耶!來來來!快來穆勒唱歌吧!」的念頭。

 『陳柏宇,今年23歲,現就讀國立台灣大學電機資訊學院碩一。我從小接觸音樂,也相當喜歡玩音樂;高中和大學時期玩樂團當然少不了,吉他、電吉他、貝斯、鋼琴都接觸和表演過。但在接觸樂團時,很少能有自己對於音樂的創作和看法,只是一昧的配團和翻唱別人的歌曲。
  隨著長大,發現用音樂記錄自己的生活、想法,並和別人分享,比起在大舞台上唱唱跳跳,別有不同的深度和意義,喜歡那種簡單零距離的共鳴。於是我,逐漸喜歡創作,用音樂記錄生活和心情,並希望能與人共鳴,也讓自己愛上音樂的這個面向。』

阿!身邊許多在寫創作的朋友似乎也是如此,在音樂探索的路上也許不會那麼迅速想到創作這件事情。但當各種經驗、技術累積到一定的厚度時,會比較能夠(也終究需要)透過創作來面對自己。很開心在Aden Chen這個階段時,聽到他的創作。老話一句,聽得比講得來實際(我自己說的),直接來聽聽Aden Chen的創作吧!

江湖上最顧人怨的星期一,在Aden Chen溫柔的創作當中,好像沒那麼讓人煩躁了?

  
Aden Chen的音樂,很像坐在日光和煦的籃球場旁,慢慢地感受舒適的微風掠過自己的身體。恩,總之是種特別舒緩、溫暖的感覺呢!

至於這周五會是個怎麼樣的夜晚呢?我想Aden Chen舒適溫柔的音樂是一定的。另外為了確認樂器配置以及聲音平衡可以做好,其實器材設備方面Aden Chen主動來信確認好幾次,甚至有提早來穆勒測試。對【音樂開始的地方】來說,能遇到這樣認真的表演者真的是很棒事情呢!

那麼,如果各位星期五晚上八點,不來聽聽這個溫暖而認真的表演者【Aden Chen】,恐怕就只是可惜可以描述的了!大家星期五晚上見,低消入場;歡迎打賞囉!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6/30(五) 20:00,聽你在那邊。

平常跟朋友談笑之間,很常吐槽的口頭禪便是「聽你在那邊~」所以第一次看到【聽你在這邊】這個團名時,宣傳照、音樂Demo、自我介紹都還沒看前,卻已經立刻有熟悉和親切的感覺了。只能說這個團名取的真厲害,一種平穩地融入了閱聽者生活的感覺。

「有這樣親和的團名,音樂又會長什麼樣呢?」打開徵選信,看了一眼照片中酷酷的、性格的兩人,便帶著這樣的疑問開始起【聽你在那邊~】的【時間之旅】。結果不禁有些驚喜,怎麼驚喜法此先不說,諸君快聽聽看~

 

吉他手山豬的吉他也太溫柔了吧!!!Σ(゚д゚lll)

不知道這樣的訝異,某方面來說是否有點冒失?但聽到山豬的吉他彈的這麼細膩溫柔時,真的有種特別浪漫的感覺。加上主唱鈕牛優美又有磁性的嗓音,整首歌彷彿自己真的經歷了一場時間的旅途,而旅途上遇上了一個充滿驚喜的樂團【聽你在這邊~】。



這麼樣有趣的樂團,究竟來到穆勒,會帶來怎麼樣的夜晚呢?【聽你在那邊~】的想像非常有趣,因為他們的想像就像是一首詩一樣。

『會到咖啡廳坐著喝咖啡的人們
一定都各自懷著自己的故事
可能是跟情人見面的喜悅
可能是跟朋友聚會的歡愉
可能是工作的辛勞
可能是閱讀的充實
而音樂創作者
就是把這些故事用音樂說出來
所以我認為音樂跟咖啡廳的結合
絕對是最完美的一對
想像著在穆勒的演出
想像著人們聽到這些故事
會不會有些共鳴
會不會有些感動
會不會因此有了一些力量
會不會因此有更多的喜悅
期待大家會喜歡
聽你在那邊~聽我們在穆勒唱歌、說故事!!』

「會不會有些共鳴?會不會有些感動?會不會因此有了一些力量?會不會因此有更多的喜悅?」我相信會,在我讀完了整封徵選信之後。但我相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各位在這個星期五來到穆勒一趟,讓我們一起聽聽這個同時充滿細膩、驚喜、親和的樂團會帶來怎樣的夜晚吧!這個星期五晚上八點,低消入場,歡迎自由打賞表演者啦!!

『我們是~聽你在那邊
每個人都有一些故事
透過這些故事
我們學會哭泣、微笑、憤怒、苦澀...各種情緒
在這之中~我們體會人生、體會愛
我們希望能夠透過歌曲的力量
讓這些故事
讓這些體會
讓這些感動
能夠給更多的人聽到
聽你在那邊唱歌
聽你在那邊說故事
我們是~聽你在那邊』

最後,雖然他們說是首鬧創作,但我倒是覺得很可愛的一首歌。不知道到底是想跟號稱全台灣最好吃的樂團【冠強軒】較量誰是好吃樂團的地位,還是想要跟同樣是鬧歌的【我爸的筆】較量誰能夠最踩到最敏感的諧音玩笑呢?總之,聽完我是蠻想吃仙草的,恭喜你們【聽你在那邊~】!哈哈哈哈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3th》06/16(五) 20:00,趙持衡 Henry.C。


宛如鹼性電池源源不絕的能量(?),對音樂強烈的熱情,豐富誇張的表情,如果問起上次趙持衡 Henry.C來穆勒表演的場子,究竟長成什麼樣子?大概就是上述這幾個印象吧!而經過幾乎一年的時間後,這個充滿能量的表演者要再次出現於穆勒了!而這次會是怎麼樣的場子呢?先不急著猜想,就先聽聽趙持衡 Henry.C的歌聲吧!


『我是Henry. C趙持衡,音樂佔據了我大部分的人生,我不曉得音樂之神是否眷顧著我,但我非常確定我極度熱愛音樂,且我對音樂的這股狂熱已近乎病態,讓我難以釋手。我喜歡用音樂填滿我工作之餘的閒暇時間,可以是練琴、可以是聽音樂、可以是看表演,但最棒的莫過於是:用我的琴奏出一場與聽眾充滿交流的表演。』

如果看過趙持衡 Henry.C的現場表演,會明白他對音樂極度熱愛的自述,完全沒有誇大的嫌疑。印象很深刻在上次趙持衡 Henry.C表演的時候,就算已經撐了兩個小時的自彈自場表演,能可以聽到他用心、用力地唱著接下來每首歌的每一句歌詞,絲毫沒有那種「好累阿隨便唱唱好了」的怠惰。如果要說『對音樂的這股狂熱已近乎病態』來形容對音樂的愛好,趙持衡 Henry.C絕對是相當有資格這樣自稱的人呢!



『或許是咖啡廳,或許是酒吧,又或許是在路邊,我的吉他solo彈唱表演經歷已邁入第四年。
對於表演我從不要求太多,我不是很想要掌聲,也不是很想要喝采,我表演時只想要達成一件事情:與聽眾之間的交流。10個也好,5個也罷,我不在乎數字的多寡,但只要能夠觸動聽眾的心,哪怕只有一個,對我來說,就是一場完美的表演。』

雖然趙持衡 Henry.C說只要觸動到一個聽眾,就是場完美的表演;但面對這麼用心的表演者,不在周五夜晚來穆勒聽聽他的歌聲,其實對聽眾來說才是一件虧的事情。所以不用猶豫了,這個週五晚上八點,一起來穆勒聽聽趙持衡 Henry.C充滿能量的歌聲吧!

低消入場,歡迎打賞囉!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2th》06/02(五) 20:00,梁若珩。


看到梁若珩徵選信當中的自我介紹,立刻有好幾個情緒被召喚出來。

『我是梁若珩,目前是輔仁大學大二的學生。平常喜歡自彈自唱,也和朋友組了樂團在做音樂性的創作,我們都還在和很多不同的老師學習音樂。音樂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而我也相信音樂可以傳達的事情非常多。相較於其他,音樂是我最擅長的東西了,甚至超過用語言來表達,所以我一直希望能藉著音樂影響、感動人。我的夢想就是能開一間店,裡面會有一個小空間,能讓喜歡音樂、需要舞台來表演的人在那裡發揮他所擅長、所喜歡的,就像我現在需要的一樣。』

例如『音樂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這句真的好深得我心!想到【八十八顆芭樂籽】有句歌詞就是「大聲宣誓音樂是生活的必需品!」而我自己也是嘗試創作音樂的過程中,某一天忽然發現音樂已經是自己很大的一部分了。這種明瞭音樂是自己一部分的體悟,真的是很浪漫的事情呢!

『除了自己的創作,平常表演的曲目大部分是張懸、宋東野、Joan Baez…等歌曲,也接了一些表演讓自己能進步。當時一股衝動讓我報名了文化局辦的音樂星球的活動,準備了20分鐘的表演,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站在舞台上自彈自唱。』

『後來,為了挑戰自己的極限,就去應徵輔大花園夜市的駐唱歌手,一次的表演就需要長達四個小時,雖是硬著頭皮上了場,不過最後還是完成了,當時的我非常開心,而且我並不後悔接了這個表演,在上個學期一共接了四場的表演,讓我得到了很多東西。』


又例如看到梁若珩的表演經驗,那種為了挑戰自己而豁出去的精神,甚至願意挑戰四個小時的彈唱馬拉松。【音樂開始的地方】有對音樂表演這麼熱情的音樂人來,實在是很開心的事呢!把整封徵選信讀完後,不禁好奇當天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場子呢?梁若珩對當天場子的想像其實也蠻浪漫的呢!

『咖啡廳的氣氛,來聊天的人來來去去,可能那天有人跟我互動,我把我想訴說的告訴了他們,交換了心得;也可能那天我為咖啡廳製造背景音樂,而我非常自在地像在家裡自彈自唱一樣做的自己;又可能那天我邀請了幾位朋友來認識穆勒,讓咖啡廳的氣氛變得更像家一樣』

如果你對這樣的場子也有憧憬,星期五晚就來穆勒一趟吧!想像自己就像坐在家裡的沙發,喝著一杯飲料,然後有個對音樂有熱情的表演者,用不壓迫人的方式唱著歌。多棒的夜晚!星期五晚上八點,穆勒咖啡館,【梁若珩】,低消入場;歡迎打賞囉!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2th》05/26(五) 20:00,離島樂團。


站在吧檯聽了好幾場【音樂開始的地方】下來,會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當台上表演者唱起某些類型;甚至特定幾首歌曲時,往往會看到台下的人會放下手邊的事情開始錄影。精確一點來說,來聽【音樂開始的地方】的聽眾,大概已經有某種輪廓出現。所以每次在聽各種徵選信件時,有些表演者就是會給我一種「喔!這個是觀眾的菜!」的念頭。

而離島樂團,相信絕對是各位的菜!

 
副歌部分可以聽到主唱聲婕特別的高音...真的很好聽呢!

 
吉他手弘宇很穩,一把吉他可以hold住整場表演,其實真的很厲害啊!!

『嗨~我們是離島樂團,主唱聲婕、吉他手弘宇。從各大專院校的比賽中畢業之後,仍繼續做我們喜歡的事。除了售票和商演的經驗,我們也持續的尋找可以與觀眾互動的好地方,分享我們唱的歌、想要說的話。很期待能夠在穆勒,輕鬆而自在地與人交流!』


沒什麼需要多說的,如果聽完這三個影片已經有些心動,那我們就直接這個星期五晚上八點在穆勒相見吧!低消入場,歡迎打賞囉!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2th》05/19(五) 20:00,大魚。


「我的綽號是大魚,今年23歲,是一個很慢熟的人,不管到哪裡都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和人熟悉。有些話,和不熟的人不能說,有些話,對熟的人更說不出口的這種時候,我就會想要唱歌,因為唱出心情,比說出心情還要來的不尷尬一萬倍!』

本周將出沒於穆勒的表演者【大魚】,從他在自我介紹中的『一萬倍』,彷彿已經聽到某種激動的語調,我懂我懂,跟陌生人實在很難講話呢!有時候不如直接唱首歌。原本以為大魚大概就是那種內向的;窩在家裡自己唱歌的人,但看到他的表演影片時又會立刻改觀。

日本酒吧【この世の限りcover】


蘭嶼海邊【殘酷月光cover】


究竟是什麼動力能夠讓一個慢熟的人,願意到各種地方給陌生人唱歌?也許大魚一開始在自我介紹時就說得很清楚了,不如唱歌吧!唱出的心情,比說的還來不尷尬一萬倍!

『我有時候會寫歌,但是靈感都是很久很久才來一次,一方面是沒有那麼才華洋溢;一方面是基於對某些事、某些人與某些想法的強烈情感下,才有想把心情唱出來的衝動。我也喜歡唱別人的歌,因為有些話,明明是自己想說的,別人卻幫你說了,人都是一樣,活在相同的血肉之軀裡,因此能感同身受,唱別人的歌,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假裝那是別人的心情,而不是自己的。』


每次在茫茫的徵選信件當中,看到有人願意分享自己的創作曲,都會異常地開心。因為自己也在寫創作,創作的速度也是奇慢無比的人。所以看到有在寫創作的表演者時,都會把自己在擠創作出來時,那種有話想說但又得反覆練習說清楚的經驗與情感,投射在其他創作者身上。不知道大魚是否也有這樣的創作經驗,但能有創作者來穆勒表演真是太好了呢!

『對自己”唱歌給別人聽”這件事的想像是,願意聽的人,可以被我的歌聲療癒或感動,因為唱歌給別人聽,就像是說話給別人聽,若有人因為今天我詮釋的一首歌而感到開心或其他的任何情緒,那就是最棒的事情了。』

看完整封信,可以感受到大魚是個有很多話想說的人,而唱歌則是他最自在的傳達方式。至於當晚會是個怎樣的場子呢?大魚自己的想像,剛好也穆勒這個空間的氣氛十分吻合呢!

『因此我對於在穆勒演出的想像是,我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對著麥克風,和咖啡廳裡輕聲(或大聲XD)說話的人們,一首又一首唱我想唱的歌,表達我所想表達的,或許不是全場注目的焦點,但願意聽的人就聽,人來來去去,只要我和我的舞台還在那裏就好。當一個在穆勒說故事的人,當一個能夠療癒疲憊心靈的人,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相信會是個無負擔,但又不會讓各位空手而回的夜晚呢!最後來聽聽大魚寫給蘭嶼的歌【島】,我們星期五晚上八點見!低消入場,歡迎打賞了!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2th》05/12(五) 20:00,莊平。


貝斯、演奏曲、爵士,這是我對這個禮拜駐店樂手­­––莊平,在他徵選信當中得到的第一印象。除了因為活動宣傳照就直接選了一張在河岸留言,帥帥地彈著貝斯的照片。從他的自我介紹當中,也感受到一股對爵士樂的熱愛與投入。

『我是莊平,來自南方,現居西湖,演奏電貝斯與作曲,最常演奏的音樂風格是爵士樂中常見的 Swing、Bebop、Bossa Nova、拉丁、Funk、R&B等。開始學習貝斯至今大約七年半,尤其近幾年致力於研究電貝斯在小編制音樂上的應用以及獨奏上的更多可能性。』

接著來聽聽莊平提供的音樂影片,感覺穩穩的,氣氛讓人放鬆。



對於來穆勒表演的期待,也相當有見解的樂手。

『我相信,爵士樂是一種非常具有相容性的載體,許多種不同的樂器常常都可以在爵士樂之上達到很好的契合;而爵士樂中,即興演奏的部份,更是爵士樂不可分割的概念,即興即是一種對於自由的嚮往與追求。因此我覺得這樣具備多元性以及自由、民主氣息的音樂,很適合在穆勒發生。我對於穆勒的想像,是一種舒適的氛圍,一種與觀眾很親近的空間,一個可以遇見與認識許多不同的人的地方。』

讀完了莊平的徵選信,沒有什麼猶豫,便已經開始期待他來到穆勒表演的夜晚了。「太好了,大家可以聽到一場好聽的演奏會了呢!」我心裡這樣想,就是一場穩穩的、好聽的演奏會吧!


直到我某天在臉書上逛到了莊平的粉絲專頁

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4/28(五) 20:00,劉羿萱Emma Liu。



閉上眼睛,讓Emma的聲音在無邊無際的黑暗與無限中震盪迴響。那聲音如此貼近,那聲音好似從自己內心深處響起,給我撫觸,也予我力量。

當我聆聽羿萱的音樂時,他的聲音是那樣讓我感到無比的貼近。好像一種深深的,深深的陪伴。在訴說著自己並不孤單;在訴說著沒有關係,好好休息;在訴說著繼續走吧,有人跟你一起面對承擔。

這是一個,非常能帶給我力量與鼓勵的聲音。

==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4/21(五) 20:00,CL樂團。

chia-wei-liu(@chiawei_liu)分享的貼文 張貼

有在街頭上聽過演出嗎?

在穆勒辦了《音樂開始的地方》之後,不管再忙,經過街頭演出時,我都會停下來,好好地聽一首歌。我特別敬佩每個在街頭演出的音樂人,因為那是一個,更需要力量也更需要勇氣的演出環境與形式。也是一個,更需要專注在自己的音樂上面的表演方式。

而我們往往錯過了那樣認真努力,那樣熱愛音樂,那樣有勇氣的樂手們。

==


CL樂團是兩位上班族因為都對音樂有興趣組成
C跟L是兩位團員英文名稱的字母縮寫
吉他手流加尾因為一直有在玩街頭藝人彈唱
因公司某次活動知道同事Catherine很喜歡唱歌
於是邀請組團,工作之餘會在街頭或百貨演出
希望能透過音樂傳遞快樂的能量給大家



==

CL樂團的吉他手加尾之前有來過穆勒演出,我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一個非常認真而熱情,想唱好一首歌,傳遞給聽者的樂手。(詳見此)

期待再一次在穆勒聽到加尾唱歌,期待著,來到穆勒的人們,或許只是那麼偶然,聽到了一首歌,有個美好而令你留下記憶的夜晚。

4/21,這禮拜五晚上八點。
入場低消,歡迎打賞。

關於《音樂開始的地方》。

《音樂開始的地方》是什麼?偶爾我會想這個問題。當我們在路邊聽到樂手駐唱時,有多少時候我們真的停下來,好好聽完一首歌?而有多少時候,我們就這樣錯過了很好的人、很好的音樂?(我想到了下面這個實驗)


我自己的定義是,一個介於街頭演出與正式售票演出之間的空間。

或許來到這個地方地樂手們不是Joshua Bell,穆勒也並是波士頓歌劇院--我們無法支付樂手們演出費,除了微薄的餐飲招待外,樂手們的收入只能靠現場打賞;我們的環境沒有特別好,來到咖啡館的客人有時確實只是來消費閒聊,沒有專程來聽。

而我們僅僅是希望,開放一個咖啡館的空間與時段,讓樂手們能夠來到這裡,有機會在更好的環境裡有被人聆聽的機會,而所有我們能夠給出的,也僅僅是協助宣傳罷了。

這個計畫持續了四年,累積了近兩百場演出。確實我不知道樂手們來到這裡的感受是什麼?每個禮拜五來到穆勒的客人們感受又是什麼?(有人想要聊聊嗎?)

但是只要有人願意繼續來唱,只要還有一個人在現場聽,我們就會繼續辦下去。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4/14(五) 20:00,惟喬X阿福,三味線!



Yes,惟喬和阿福又要再來到穆勒了!超愛聽他們的彈奏!聽他們彈三味線,就是一個字,爽。聽他們談三味線,又是一番引人入勝的愉悅感受。

這是一種令人精神為之一振,不跟你囉嗦,乾脆俐落的樂器,明確勁道的音色,讓彈奏的人絕對無法打馬虎眼,敷衍交差了事。我喜歡這樣的明快,一翻兩瞪眼的音樂呈現,更愛他們兩人爽朗的個性。

來聽聽他們的自我介紹:
==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4/07(五) 20:00,于惟淨 Fay。

我喜歡像這樣每週聽著不同樂手的音樂,去細細地感受他們,再把他們的人,他們的音樂介紹給大家。大部分的時候,在演出前其實我都還沒有見過樂手們。但是有趣的是,音樂會傳遞出很多很多的訊息,告訴我他們的特質是甚麼,他們是怎麼樣的人?


我聽到的Fay,是一個溫柔而細緻的人。認真而仔細,又透露出一些開朗而不怕挫折的氣質。或許他的音樂,不會讓人一口氣就印象深刻,但你卻可以非常舒服地聆聽,反覆又反覆--那對我來說,是一種非常讓人舒服的陪伴。

來聽聽Fay的自我介紹:
==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3/31(五) 20:00,鋼琴手愛德華 X Eva。

看了許多愛德華跟不同樂手共演的影片,讓我想起不知在哪部電影裡看過的,留聲機出現以前的音樂場景--那個年代,音樂傳播的方式是樂譜。你會看到一群人在挑選著樂譜,有能力彈奏的人會當場彈奏出來,讓大家聆聽挑選;而最典型的音樂聚會,會是親朋好友聚在客廳的鋼琴旁,彈奏演唱著。


對我來說,愛德華是最適合當這個角色的鋼琴手--沉默內斂,柔軟溫和,知道怎樣去支持與協助別的樂手,卻又藏不住隱藏在內心裡的一股熱情。

==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穆勒周年特別場。04/01(六) 20:00,雌雄同體。

如果可以的話 就讓我在這裡默默守著這扇門
或許曾經錯過的我們 有一天會在此相會
或許平行時空中的我和我和我 會在這裡舉杯
或許你已遠行 去活過我那些未曾活過的
去完成我那未完的遺憾
然後我們又在此相會 無語只歌 目中含淚


對已經熟識穆勒的朋友來說,這會是一場私密的,屬於穆勒的,七周年聚會。
對還不認識穆勒的朋友來說,這會是一場有很棒的音樂,很特別的氛圍的一個夜晚。

有很多很多的訊息隨著阿七與少鴻的音樂傳遞過來......非語言,飽滿而濃密。真要說,只能這麼形容:所有所有過去的我們,生者亡者,顯者隱者,在這一天,會在穆勒舉杯歡聚,慶祝這一晚,盡興而歸。而我們不知道是否還會有下一次的相聚?只能把握著這一刻,這一分一秒,就只是待在一起。



七年了。好像經歷一整個輪迴。
看著阿七和少鴻拍的影片,我在電腦前獨自潸然。

影片裡的光線,畫質,聲音,甚至透過螢幕傳出來的氣味......好像一絲一絲喚起自己沉澱已久的記憶。像是拉開塵封已久的抽屜,看見自己早就忘掉埋藏在內的信件。

我想,再沒有比阿七和少鴻更適合唱穆勒七周年的樂手了。

我想邀請所有穆勒的老朋友來到這裡。你們會聽見我聽見的。
我想邀請所有穆勒的新朋友來到這裡。你們會聽見你們熟悉的聲音。

因為我們在此相遇。
我們在此相聚
我們在此交換著彼此的溫度與無言的訊息。

2017,4/1。
讓我們在穆勒共飲一杯。

入場低消,打賞歡迎。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3/24(五) 20:00,馬汀。

聲音很難騙人,很多時候,你聽一個人的聲音,比起聽他的語言,更能接觸到他的本質。一個人若是緊張,他的聲音裡會有一種顫抖;一個人若是力求表現與完美,他的聲音裡會有一種張力,甚至一種緊繃。


而馬汀的聲音,是那樣的開放而無畏,裡面有一種放鬆,一種不怕受傷而肯把原本的自己直接展露出來的勇氣。那對我來說,是一種能夠觸動內心深處情感的聲音。

來聽聽馬汀對自己的介紹:
==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3/17(五) 20:00,黃鈺婷。

覺得很榮幸,可以成為鈺婷第一次Live House的地方。也不過是去年十月的事,時隔不到半年的時間,上去鈺婷的粉絲頁看,就看到好多好多在外面演出的軌跡與經驗,還有很多很多的新歌,令人不禁讚嘆。


相較於一開始的緊張和生澀,現在的鈺婷似乎更呈現出一種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更有自信向前踏出一步,把自己展現出來的狀態。讓我不禁期待著,這次重新回來穆勒,會聽到怎樣的他?

==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第十二期《音樂開始的地方》駐店樂手名單公佈!

謝謝大家的參與,以下是本期駐店樂手名單,期待現場聽到你們的音樂。
沒有徵選上的朋友,也祝福你們在音樂這條路上,玩得開心!

==
(依送件順序排序)

離島樂團 陳大魚 梁若珩 莊平

 ==

以上駐店樂手們請密切注意自己的Email,這一兩天會協調檔期~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3/10(五) 20:00,黃子睿 (Rex)。

Rex 的聲音裡,有一種自在。怎麼形容好呢?那是一種,毫不勉強且非常放鬆的感覺。或著我們可以說這世上有兩種類型的人--一種非常努力,想要盡善盡美,也很容易非常用力;而另一種就是順其自然,只是做所有自己目前能做的事,不勉強,不強求。


我想Rex當屬後者。並不是說他不努力--我想他練習的時間也不會少。而是,這樣不用力不勉強的特質,呈現在音樂上時,就是一種自然與流動,而這種輕鬆自在的感受,也自然能感染身邊的人。

來看看Rex對自己的介紹:
==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3/03(五) 20:00,The New North。

幾個月前,我在店裡遇到Shonda Marley,他和朋友來店裡用餐,我們不知怎地聊到穆勒音樂演出的事情。他的表情我現在還記得--真是個興高采烈!他說,我有和朋友在玩音樂,有可能在這裡演出嗎?

Sevaral month ago, I met Shonda Marley in my coffee shop, she came for lunch with her friends. Somehow we talked about the live music at Cafe Muller, I can still remember her countenance-- she's really happy! She said she had play music with a friend, is that possible to play live music at here?


我想起好久不見的老朋友聿威,還有熟到不能再熟的皮箱和郁平。

聿威和郁平是我們家的老客人,從前老看著他們帶著吉他來到店裡,手一癢起來就怯生生地問能不能在店裡撥一下弦?一直到穆勒開始辦《音樂開始的地方》,才真正聽到了他們的音樂;而皮箱卻是從表演者變成吧檯手,成為店裡的得力助手。

That's make me think of some friends,  聿威, 郁平&皮箱.

聿威 and 郁平 are our frequent visitor, I always saw they take their guitar to our cafe, every time when their finger itch to play guitar, they'll ask us timidly. We finally listened their music until "where the music begin" (the live music project's name @Muller) ; and 皮箱 passed from musician to our bartender, now he's still our great partner.

對我來說,他們都是非常特別的緣分--我們總是在固定的關係裡去認識他人,不是嗎?好像眼前的這個人,就只展現了某種面貌,代表某種意義--而我們並不真的認識他們。很多時候,只消一個轉身,在不同的場景和不同的關係中,突然間他就變成了另一個人。

That's all very special invisible links for me-- we always know others just by what kind of relationships we build, don't we? Just like this person just on behalf of one meaning, just show a part of face to us--and we don't really understand him. Many times, maybe just a turn round, in a different scenes, in another relationship, he might become another people suddenly.

我很喜歡這樣的關係。看見一個熟識的面孔,展現出完全不同的樣貌,每每都令我感到驚奇,好像重新認識了這個人,又好像重新認識了自己。

來看看他們對自己的介紹:

I love that's kind of relationship. When I see a familiar face show his other faces to me, I always feel surprise for that, just like know the people again, just like know myself again.

Let's see their introduction:

==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2/24(五) 20:00,Alice Black。




你願意花多少的時間與心力,在一件自己熱愛的事情上?

年輕時好玩的事太多;出了社會後現實,凡事講求投資報酬率?假若就這麼著一晃眼過了一生,卻沒留下點像樣的回憶的話,可真淒涼得讓人不勝唏噓。

Alice Black,自我介紹時輕描淡寫般地述說自己的經歷,仔細找來,還是可以在許多或大或小的比賽中看到他的身影,也能看到他與許多不同的樂手合作。儘管他不說,我還是能夠猜到一些,他在這件事情上的熱情,與投注的精力,以及想讓自己擁有更多不同經驗的渴望。

來看看他對自己的介紹:
==

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2/17(五) 20:00,蔡松伯 Albert Tsai。

聽松伯的音樂,好似喝一壺普洱茶。他沒有高亢嘹亮的嗓音,能一口氣吸引人的注意;他沒有深沉渾厚的音色,能讓人印象深刻。但他卻如此了解自己的特質,而能把它盡其所能地發揮出來--你會在聆聽之間,越來越感享受,慢慢體會到裡頭的千般滋味。


我深深地被這樣的他所吸引。那是一種不去模仿別人、不去討好群眾,而只是持續了解自己,展露出所有本質面貌的勇氣。那是一種渾然天成的神氣,令人無法不喜愛他。

來看看松伯對自己的介紹:
==

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2/14(二) 20:00,情人節特別場,芃大海樂隊。

情人節快樂。


已經有好幾年沒認真過過情人節了。說來慚愧,結了婚之後,鎮日忙碌於店務,情人節嘛,好像只好小裡小氣地買條巧克力送給老婆。

今年的景況大概也好不到哪裡去--得要顧著店啊。不過我想,若是能帶另一半來到像穆勒這樣的場子,應該會很愉快吧?

聽著芃大海樂隊唱歌,喝一杯酒,慢慢吃點東西,聊聊心底的話。
而我想,他們的音樂,不會令你們失望。

來看看芃大海樂隊的自我介紹:
==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2/10(五) 20:00,石尤 Yoyo。

So, it's Yoyo again.


很喜歡看到某些樂手,會在穆勒一期又一期地接連報名演出。除了一分熟悉感之外,也會在這過程中看到他們累積了經驗,累積了自信,變得越加圓潤能與現場溝通,融為一體。

Yoyo有某些我非常羨慕的特質。
他很直接,很爽朗,從不拐彎抹角也絕不害燥--他總是能把自己所想的,自己所唱的,非常清楚地表達出來,而能讓別人輕鬆地接近與理解。

來看看他對自己的介紹:
==

Yoyo是我的名字~

我想說:

每一次當我徜徉在音樂的世界裡 就好像在外太空飄浮似的 那種自由自在 說不出為什麼 歡迎大家跟我一起享受音樂所帶來的美好~

-------------------------------------------------------------------------

想著又可以到穆勒表演,就讓我很開心又很期待

店員總是親切的服務著每一個人

到穆勒,就像家一樣的溫暖

讓我覺得很放鬆

一首接著一首的唱

跟台下的你們分享著


看著有人滑著手機

有人看著筆電

有人愜意的聊著


而我在台上 輕輕的唱著


==

就這麼一次,放下手機好好聽歌如何?(笑)

Yoyo的音樂,以及他的特質--假如我們願意開放一點,願意聽聽這個空間裡發生的事情,發出的聲響--這會是一個令你開心而愉快的夜晚。

謝謝Yoyo再一次來到穆勒。
期待跟你們度過這個夜晚。

2/10,這禮拜五晚上八點。
入場低消,歡迎打賞。





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

《音樂開始的地方11th》02/03(五) 20:00,何妍萱/妍妍。

通常穆勒徵選《音樂開始的地方》,是不看長相的(這當然不是說來過我們家唱過的都長得很抱歉)。所以收到妍妍的報名資料的時候,一時半刻,我還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所幸,咱家徵選也不全看樂手說了些甚麼。更多時候,他唱得如何,還是重要得多。


妍萱的聲音很乾淨,對聲音的展現與控制也非常非常精準。除此之外,即使我不習慣他自我介紹的方式,我還是可以感受到他內在單純而直接的心願:想要唱歌,想要自己的聲音像一隻振翅的鳥,展露出它本來的美好。

來看看妍萱的自我介紹吧!

==

2017年1月28日 星期六

穆勒音樂│爵士音樂講座 (沈伯主講)




B開始他的即興音樂,沒幾個小節,台下的手機響了。B愣了一下,開始用小號跟手機鈴聲對話。索性吹起跟手機鈴聲一樣的旋律,現場的氣氛立即變得更輕鬆。當晚的音樂演出,從此來回交鋒、不斷碰撞,創新的火花就此燃燒起來。

這是爵士樂場景的一種,輕鬆、隨性、充滿美好的意外與幽默。

---

台下已開始不耐,吹薩克斯風那傢伙,仍然專注在自己的音階裡。鼓手似乎沒有打算引導速度,Ride上的點不僅搖擺不起來,甚至跟Bass互相拉扯。現場的音樂沒有一致的律動,竟有觀眾能搖頭晃腦地打起拍子,其他的觀眾則滑著手機,或者等待、思考何時該鼓掌。

總算!鋼琴手接住了即興演奏,音樂開始變輕、開始搖擺。兩個循環之後,熱度上昇、樂句開始火辣,主唱卻生硬地插了進來,以如喪考妣的口吻唱完Fly Me To The Moon,
並用上了從Amy Whitehouse學來的腔調...當她唱完「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曲子結束時,台上總共有五種不一樣的心情。

這也是爵士場景的一種,僵硬、行禮如儀,且不值得期待。

---

台灣的爵士樂演出通病:
感受音樂的人太少,無論台上或台下,都缺乏放鬆的狀態與認知,觀眾太過嚴肅,樂手則忙著證明自己,忽視觀眾反應

許多人學習爵士樂的過程,跳過聆聽階段,直接進入演奏訓練,因此無法掌握爵士樂的審美;聆聽爵士樂的過程中,如果跳過了時代背景,便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我們可由此得出一個簡單卻無法動搖的觀念:
認識爵士樂,首要知道它如何發生、如何發展,方能進入它最甘美的層面。



---
一、爵士樂的誕生 
爵士樂從何處吸取養分?又在甚麼樣的環境條件下,漸漸發展出來? 

二、紐奧良爵士樂到大樂團 
爵士樂如何成為當時大眾消費娛樂的主流音樂?大樂團的編制是長什麼樣的?有哪些知名的領班與樂隊?又有哪些樂手與歌者在其中發跡?

三、藝術性突破 
二戰之後的爵士樂,面目有了極大的轉變。且聽一流的爵士樂高手,在這個時代大放異彩!

 四、Standard Jazz之後
在盛會之後,爵士樂如何延續它自己的生命?而生在當代的我們,又要如何在浩瀚如海的爵士樂音樂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條聆聽路徑?

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

我是那樣入門爵士樂。

我的第一張爵士專輯是李摩根(Lee Morgan)的響尾蛇(The Sidewinder)。彼時,我在學長工作的攝影工作室裡,實習當個攝影助理。攝影棚拍的時候,會在現場播音樂。就這麼著隨手挑上一張,一聽之下,心蕩神馳!那是當年從未經歷過的聽覺體驗。



直到現在聽起這張專輯,那時的感覺依舊會在心頭竄動:聽著不自禁跟著搖擺,而那搖擺跟聽搖滾樂的內在體驗卻是截然不同──聽搖滾時你的心是火熱激情的,而爵士樂卻猶如絲絨般撫觸著自己的心,那是一種心癢難搔,又是一股安靜。極難形容爵士樂帶給我個人的感官經驗:好像同時融合了天平的兩端陰陽的兩極,外在搖擺迷醉,內在清明寧靜。

此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最大的嗜好就是在自己大學時期的單身宿舍裡,一邊喝著威士忌,讀著村上春樹的小說,一邊聽著爵士樂。才發現那是一個多麼多採廣闊的世界!即使都名為爵士樂,每個不同的樂手,甚至同一個樂手的每張專輯,都各獨具特色(你絕對不會有聽現在流行音樂的困擾,好似聽了十張專輯彼此之間簡直沒甚麼不同),再沒有一種音樂類型能像這樣滿足我的耳朵。


(這傢伙長得好可愛)

從路易斯阿姆斯壯到艾靈頓公爵,從總統(李斯特楊)到查特貝克,從比爾艾文斯到薩隆尼斯孟克……在爵士樂裡面的探索,每每都帶給我莫大的驚喜。在讚嘆著樂手們的出眾才華之餘,在聆聽的過程裡,你幾乎可以透過音樂的呈現,去認識這些樂手們的狀態與個性。

==

爵士樂適合深夜一個人聆聽。適合在下午的咖啡館,適合在晚上的小酒館,適合在夜半的車上。似乎沒有一個時刻一個所在,你找不到一張適合播放的爵士樂!而卻也正因爵士樂之浩瀚如海,身為一個不夠熱衷的樂迷如我,面對山高海深的爵士音樂專輯,往往也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有一段時間我跟著村上春樹小說裡提到的音樂,就這麼聽將下去,也頗有一番樂趣(後來找到了村上寫的爵士群像,那也真是讀來令人興致盎然的一品)。那就好像,你跟一個朋友混熟了,你知道他會推薦什麼樣的音樂給你一樣。


只是要如何找到自己的喜好與品味呢?

其實直到今日,我還是隨意聽罷,就是某幾個樂手的音樂聽熟了,兼且找著在同一張專輯裡其他樂手的音樂,像是摸著石子過河般這樣慢慢擴展著自己的「音樂版圖」。所以,當聽到沈伯在開爵士樂的講座時,直令我喜不自勝。當即約他來到穆勒辦一場,實在只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

其實只是自己想上課而已XDD,非常希望這堂課能開成,為了一飽耳福,也為了聽到更多故事,更為了能在爵士樂的海洋裡,找到一枚羅盤,讓自己能繼續在其間航行。在如此廣闊的爵士樂之海中,或許每人的愛好皆盡不同,但在其中卻必有一條適合自己的航路吧!

所以我想邀請你們一起來,為了我自己XDD。
而與沈伯深聊之後,這份期待更為強烈,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希望能跟你們一起,發現爵士樂的美好。

四堂課,
四個不同的爵士樂時期,
那些濫觴與故事,
那些在歷史上留下刻痕的爵士樂專輯,
那些能夠讓我們找到方向的聆聽方法。

2/5、2/19、3/12、3/26 (二月起每隔週日) PM2:00~3:30,在穆勒咖啡館B1。https://goo.gl/gHMR4Y

我們一起喝咖啡。我們一起聽爵士。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音樂開始的地方,第十期》01/06(五) 21:30 農曆年前最後一場!A&M(Duo Quartet)。

新年快樂!第十期音樂開始的地方來到最後一場了。這也是農曆年前在穆勒的最後一場演出。先來聽吧!


聽著都要跟著搖擺起來。你可以看到兩位老練的樂手--Adam James Sorensen和
Matthew James Fullen,恣意自在地在自己的音樂裡面搖擺著,如魚得水。而看著他們玩著音樂的神情是那樣滿足愉悅,就有如第一次發現新事物的孩子一般天真而充滿喜悅,不禁深深讚嘆和折服--乍見天真,但那卻是真正走過千山萬水的樂手,才能有的一種成熟完滿。

能讓他們來到穆勒演出,真是深感榮幸。

來看看他們的自我介紹:
==